鸾雨

这里鸾雨wAPH厨&全职厨&阳炎大爱
APH全员厨/米英不拆不逆ㅎwㅎ
其他cp博爱www

Maybe I was the same as you

这里鸾雨w请多指教。这是之前写的一篇米英文
国设米英&第三人称视角(米助理私设
中长篇
最近在填陌上花开系列,可能不会填这个坑
如果以上都能接受,请阅读下去

序章:http://luanluyuzhong.lofter.com/post/1d2a4161_9e29dc6

01
当我咬着M记的汉堡穿过华盛顿特区的街头,莫名的有些怀念起自己拥挤的家乡。这是我来到这个世界第一大国的第五年,从繁华过分的纽约街头到使馆林立的华盛顿特区,自己就这么一步步走向美国的政治中心。
当我穿着大学生样的服饰跑向白宫大门时,我敢肯定门卫会以为我是迷路脱团的中国游客,直到…我从双肩背包里翻出特别办公室助理工作证,然后在门卫复杂目光的注视下以极狼狈的样子跑进白宫办公大楼。我想我的背影看起来一定…糟透了。从私人电梯到达位于白宫三楼的特别办公室,我暗自庆幸终于摆脱了在大厅里问路时被当成游客叫住的糟糕经历,气喘吁吁地推开特别办公室的精致木门。“Hello!Lillian!你终于来啦!”占去房间大半面积的办公桌前的金发美国人从他的文件和桌上醒目的十个汉堡包(不算上他正吃着的那一个的话)之中抬起头来对我打招呼。严肃的框架眼镜下宝石蓝的眼睛显出友好和活力,从落地窗外射进来的阳光落在他不加打理的金发上,当然还有那撮冥顽树立着的呆毛上。一件不知是什么年代的飞行服随意搭在正装衬衣外。我突然觉得自己并不算是白宫里最不正式的那一位,我眼前这位我的顶头上司才更想是纽约街头精力充的年轻大学生。“Hello,Mr.Jones。我对我第一天上班迟到感到抱歉”面对对方全是升调的美式问候,我用带着伦敦腔的英语回复着,走向自己办公桌的同时顺便处理掉了办公桌上碍眼的M记包装纸……
说实话,我从偶遇阿尔弗雷德到现在坐在他的办公室里担任助理的工作,我还是不太能够接受眼前坐着的正是世界第一大国这个事实,这么说也许有些奇怪,但我最终还是承认了自己面前的就是美/国,以人的身份存在的美国。
“Hey,不必那么严肃嘛!叫我阿尔就好啦,Hero才不会在意那些麻烦的敬语啊!还有你的伦敦腔太沉闷了!这里是美国哦,快习惯开朗活泼的美式英语吧!”阿尔弗雷德一边咬着汉堡一边用他热情过度的美式英语和我搭着话,嚼汉堡的含糊发音又增大了我辨别他的话的难度,让我几乎要喊出“见鬼的美式英语”。说起来刚到纽约大学求学的时候自己就深深认识到了“方言的魅力”。自己的托福满分证书简直是一纸空文,自己在语言系几乎是从头开始学习英语,但就算在美/国呆了五年了,却还是改不了从小听着BBC电台练成的一口伦敦腔——虽然这几乎造成了我和本土人民的交流障碍,让我一度怀疑自己从小到大学的 英语!“Er……”面对阿尔弗雷德的建议我只能一脸苦笑的含糊过去,却也在阿尔弗雷德大大咧咧的表现中放松下来“其实就这样也不错啦”他似乎是自说自话的补上一句“你的口音和他很像啊……和英/国”
“诶英/国也是人吗!”在脱口而出的感叹之后我立刻意识到了自己问了个多么愚蠢的问题,尴尬的同时看到阿尔弗雷德若有所思的样子,他提到英/国时蓝眼睛闪亮的样子让我不禁在脑中想象英/国的样子“他是个怎样的人呢?”很快在轻松气氛中适应了和新上司聊天的我开始熟络地八卦这个世界大国的生活,当然私心里也对那个小时候向往已久的国家有着一丝期待“Arthur他啊……”“Arthur?”“啊是的,英/国他的名字是Arthur哦,Arthur·Kikrlard。很奇怪的名字吧?嘿嘿”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注意到他居然没有用惯用的升调,特别是最后那声不自然的笑声,更像是在掩饰自己提到这个名字时难以抑制的情感流露…我在关注什么奇怪的重点啊!我一边自嘲着自己的多心,一边心不在焉地回了句“Ah…是个很英式的名字呢”阿尔没有在意我的心不在焉,兀自的向我说起那个国家-用他沉浸于回忆中的孩子般激动还有…悲伤?的表情,说起那个大洋彼岸的国家——大/不/列/颠。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