鸾雨

这里鸾雨wAPH厨&全职厨&阳炎大爱
APH全员厨/米英不拆不逆ㅎwㅎ
其他cp博爱www

【耀港】陌上花开

     这里鸾雨w第一次发APH文是耀港…我有点惊恐。

 

      ooc预警:小香设定为女体!女体!女体!(外貌私设与湾湾接近  

 

      如果以上能够接受,请看下去吧(≧∇≦)

 

 

 


 


 

       在一月的寒风里,当大陆一片萧索冷落之时,南端的这座小岛上,紫荆花正在开放。山坡田野里只散布着零落的绿意,一株株紫荆花木点缀其中。却就是在这不成春意的的冬日里,在一株株不高的枝丫上,密密地缀着十来朵紫花,阴郁而又寂寞地开放着。乌黑长发披散在肩头,额前缀着两朵盛开的紫荆,更是衬出她苍白的脸色,颦眉紧簇,淡粉的水袖轻掩着细唇,一行清泪从她迷茫的眼眸中滑下,划过她病态的娇容,落在草丛中,消逝了。间隔着几丛花影,面容憔悴的清秀男子一袭红衣,黑色的乱发松松垮垮地系在脑后,他倚在一株紫荆花木上,瘦弱的身躯上布满了伤痕。

 

        “对不起,小香,大哥最终没能保护你。”

 

        “别哭,振作起来啊,总有一天我能回到这里——中国。”

 

金发碧眼的男人带着帝国的英姿耀武扬威渡洋而来,载上粉衣泪目的女孩,乘着舰船扬长而去,舰船上,米字旗在飘扬。那是1841年的一月。

 

       黑发的男子虚弱地倚在象征着她的紫荆花木上,抹去嘴角的血痕。一阵风吹过,零落的花瓣在风中飞散,下落,枝头上,挤满了了残缺不全的花,脆弱的浅黄色花蕊暴露在寒意里,瑟瑟发抖。正如一身单薄长衫的他,蜷缩在树下,瑟瑟发抖——一抹苦笑爬上他苍白无力的脸”闭关锁国百余年,落后的那样多又岂是简简单单一句赶上就能改变。”

 

         一月是紫荆花最为繁茂的时节,而当春风吹过繁华争艳之际它便已随风而去,只留的一枝残念。

 

       一百五十余年的分离里,他一次次尝试着爬起,一次次试图抵抗着来自上帝眷顾的西方列强的入侵。威海卫的全军覆没,圆明园的触目惊喜,京城——他的心脏,在一次次撕心裂肺的痛苦之后变得麻木而冷漠。他顶着空洞的眼神坐在谈判桌前,面对着那些远洋强盗们不怀好意的笑容,在一份份丧权自辱的协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他用冷漠的眼神看着——早已沦为傀儡的政府一次次地将枪口指向本民族的意志。

 

       他是否快要习惯被蹂躏,习惯了俯首称臣了?或许是的,直到他再一次来到这南边的孤岛上。十月初,岛上的紫荆花还未完全绽放,只有零星枝头上布着几朵欲放的画报,没有绽放时抑郁的紫色花瓣,只在花苞的末端显露出淡粉的颜色来,像是侵染在宣纸上的水粉画,一点点地蔓延开来。他静静地走到树下,空洞的眼里渐渐显出一丝神色来,泪水夺眶而出。这个活了千年的东方大国流泪了,当年被那个金发男人用鸦片敲开国门时他不曾流过泪;当年被那八个人联手打到京都时他也不曾泪下——他仿佛看到不远处的花丛间,一袭粉衣的她被海上来的强盗所掠去时含泪的话语:

 

        “振作起来啊,中国。”

 

        那一年,陌上花开尽,漫山遍野的紫荆花似在那一日里风过凋尽;这一晃百余年去,陌上花又开,正是复苏的生机。

 

       他撑了下来,面对野心勃勃的东边邻人架在他脖上的武士刀,他目光泠冽,不屈地支撑着残破虚荣的身躯…只为那年花开时,丛中人一语振作。

 

       他赢了,赢得艰难,他从踩在身上的军靴下爬起来。解放战争,改革开放…他一步步向着大国之位迈进,沉重而稳健。

 

       他耗尽一百五十余年的时间带她回到这片田野上,七月的秋阳,斜映在花开的枝丫上,这是紫荆的第一个花期末时,花瓣飘落在她的发间,他张开双臂将泣不成声的小妹搂进怀里,顺着他的长发——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他轻轻在她耳边说着:

 

       欢迎回家,香港。

 


评论(3)

热度(1)